连载 | 刀口上舔血(十八):数据买卖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1-22 16:53:5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篇文章是一部小说,但不是虚构的;

满纸荒唐言,吐槽互金事。

第十八章:数据就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一早,凌云穿越地铁里的层层人墙终于走进了公司,刚坐下前台就递给她一个快递,凌云拆开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又拿个记号笔习惯性的把快递袋上姓名、电话和地址栏描黑了。旁边高峰看着奇怪,“你干嘛呀这是,反正要扔垃圾篓里,这不多此一举嘛!”

“没有啊,这样我的信息不会被卖啊。”凌云笃定的继续涂。

“切,这有什么用,谁耐烦再把袋子翻出来抄一遍啊,要倒数据的早就从网上店家或快递公司手里买数据了。要多少有多少,量大价优。”高峰不屑一顾,“对了,你觉没觉的自从你注册了我们平台,收到各家贷款平台的短信就多了。”

“对呀,每天都有人发,告诉我有10000现金额度待领,谁把我的数据卖了,你们?”

凌云瞥了眼数据部的肖遥。

“切,我们现金贷暴利行业,谁稀罕卖数据那点钱,估计是短信服务商或数据服务商卖的。我们倒是想买点数据回来呢,好的风控模型都是大数据喂出来的,越多越详细越好。”

正说着,坐旁边区域的测试工程师郑爽走过来站到肖遥边上,这姑娘身形壮硕,脾气耿直,跟廋成麻秆的演员郑爽无一丝相像,“融720的数据接口做好了,我刚注册了下,来看看都抓取了哪些数据。”

肖遥三下两下的登进了系统,刚一看,郑爽就骂起来了,“靠,你们也太无耻了,凭什么要调这么多信息,不就借了1000块吗?”电脑屏幕上,郑爽的通话记录、社保记录、银行记录赫然在列,连她手机上装了几个APP都陈列出来了。甚至因为她出于了解产品目的,在几家竞品平台借钱调研,都给判出了同借率,什么时候借、借多少,还了没有都在,被扒得一点隐私没有。

高峰赶忙安慰她,“没事,没事,你又不是老赖,我们又不会爆你的通讯录,我也注册了,看看我的。”

肖遥看了一眼,脸上马上浮现出暧昧的笑容,“喂,你女朋友是不是叫王静,每天至少3个电话啊,晚上10点多还在打。“

高峰倒见怪不怪的没骂人,”我女朋友是谁还用你告诉我啊,你咋不看看我都跟谁开了房,真正有关系的现在谁还打电话?靠,怎么把我给拒了,我填的一个月收入1万多的销售经理啊,1千块都不借给我,什么缘故?,凭什么这么看不起我?

肖遥看了下,“这里有个社交风险评分,你分数偏高,说,是不是跟黑社会有勾结。“

“勾结个屁啊,我资质良好,既不网黑,又不双非,你们是不是看我跟一些贷款平台打过电话啊,还是看到我手机上装了几个贷款APP?工作需要啊!“

“也可能你认识什么老赖呢,反正这里有两层数据,一看跟你直接联系人的风险,二看你跟你联系人联系的人的风险,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之前不是想做这方面的模型吗?这个基本就是了。”

“这个是需要的,风控规则越多越好,击中的老赖就越多,当然,杀敌1000,误伤800肯定有的。比如要单看同盾分的话,根本没什么可借的,共借率都高到飞起,所以借多少家不重要,逾期了多少家才关键,可惜数据都有点滞后,平台之间又不肯共享。”

“这么多的数据为什么还是拦不住老赖呢?“凌云大惑不解。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然后魔再高一丈啊,很多做黑产的都是风控出身,很快就能搞清规则,然后你又得换新模型,所以我们还在不断得接新数据,尤其是黑名单。“

“哎,原来说不知道电脑对面的是人是狗,现在是能扒到开房啊,那一份数据能卖多少钱啊现在,贵不”,凌云很好奇自己信息的身价。

“我看看啊,我们调一份西葫芦数据的费用是4毛5,听说蜜蜂数据的比较贵,最高有20的,不过那都为大额贷款客户做准备,连几套房、几辆车、银行流水都能调。我们做小额现金贷,倒不需要这些。”肖遥一边看报表一边回复。

“连五毛党都不是啊,真不值,我还以为自己多值钱呢,现在真是个无隐私时代啊。“凌云一脸无奈。

“想要隐私啊,那你不要有任何网上消费、借贷、理财,不要在任何地方留下你的电话,对了,房也别买,最好一直在终南山住着,还保不准有什么记者去发篇稿子给报道了。现在做互金的谁家没买过数据,一买都大批量的几十万、上百万的买,当然也有黑客去盗,听说去年京东就被盗了,一个涵盖上千万条京东用户数据的12G数据包,成了黑市上的“地摊货”。里面包囊括了姓名、密码、邮箱、身份证、电话、QQ等多个维度的用户信息。再说刚上市得趣店,市值几百亿的公司,数据还不是泄露了,还说是内鬼干的,他咋不说是临时工呢。吓人吧。所以你涂快递单没任何作用,就是个心理安慰,以后没必要了哈。”高峰又把话题绕回了最初。

肖遥一副混不吝的口气:“京东是被盗,但很多大公司比如电信运营商是直接卖,他们卖给数据公司,数据公司再卖给我们,这年头,谁不在网上被买了几百遍了,你牛还能永远不打电话,回到原始社会啊。”

凌云大骂这些公司真是帮坏人,又一想说是人还真抬举了他们,根本不是人啊这些,不过自己干的也不是什么光彩行业,算了算了。

过了会,高峰又开口了,“其实我是想卖数据的,就是KEVIN不同意,怕出事,所以还没实施。对了,最近有人找你换量吗?

郑爽一头雾水,凌云却秒懂了,互金圈怪事多,做运营的基本都见识了。

原始社会还没货币的当儿,人们看上了别人家的东西,就要以物换物,比如用1头羊换1把斧头,用1个贝壳换1包米等等等等。后来有了货币,这些东西就通通退出江湖了。

然而,时代发展到今天,一种新的物物交换又诞生了,以量换量。之前人交换物件好歹还有个拿手上的东西,互联网时代万物皆空,各家现金贷甲方互相把自家拒掉不要的废量导出来,卖一卖、换一换,就跟家里卖废品一样,反正都是花钱买来的,既然自己不合适出去卖个三核桃俩枣的也好贴补贴补日企高昂的渠道成本。

随着急急借不断放量,手头废量也有了百万之巨,开始有人找上门了。前不久一家正合作导流的代理商主动找到了凌云谈废量互导。

简单聊了会,大概就是短信互换、贷超互导等形式,换OK多退少补,卖也行,总之,您说了算。凌云顿时有了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接下来的几日,不断有甲方找来谈互换,心情更是大好,妙在公司之前已开发了一个小贷超,现在只要在自家APP上添一个导流页面就可以麻溜的挣钱了。

不过废量互换还是婉约派的,直接卖数据才狠,就是把身份证、手机号等信息直接给他们,短信他们自己发。还有的更狠毒,是卖其他平台放款的白名单,买过去连风控都不用做,闭着眼睛放。问题是不怕人家白名单掺假吗?凌云很狐疑。

当然,与头部的现金贷大鳄比起来,这些都是小巫见大巫。现金绿卡早就大张旗鼓的在业内卖废量了,有商务经理对接到了高峰,要求对接API,但对价格却丝毫不放松,按A+S收取,关键这S还收复借的,借一次收一次。

KEVIN嫌他们条件苛刻,一直不肯接入,但又垂涎于每天巨大的注册量,只有拖着。对方商务一天催几遍,高峰不胜其烦,凌云却从中间嗅到了危险的信号,头部平台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卖量,难道时日不多了。当然,也只是想象,并无确凿的证据。

相对于各行各业甲乙双方恪守其道的做法,现金贷行业脚踏两条船的非常之多,甲方串乙方的有,乙方下手干甲方的多,融360既有着全国最大的贷超又有着自己的现金贷产品。反正流量就是金钱,既然卖牛奶的、卖软件的、开网站的都能干,那还有什么不可以呢,真是一个变态的行当。

作者:互金小说集微信官方账户:互金小说集(ID:HujinxiaoShuoghi)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