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股指期货2019年年报对聚烯烃期货市场的分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30 07:39: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报告导读:

◆  我们的观点:

◆  从趋势而言2019年无疑是偏弱格局,但节奏却需要斟酌。预计2019年较大的下跌压力将在二季度和三季度,而不是市场普遍预期的第一季度。四季度则是较为纠结的时期,如果新增产能投产不及预期,供给冲击较小的情况下可能会偏强。下跌中甲醇弱于PPPP将弱于L

◆  我们的逻辑:

◆  2019年聚烯烃价格压力可能主要还是成本端的坍塌,供给端的压力更多在下半年体现。从大趋势上看,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成交和汽车市场销售的萎缩,2015年底开启的3年上涨彻底终结。在房地产成交即将迈入累计同比负增长和汽车销售继续负增长的情况下,聚烯烃大趋势上将会是成本坍塌与需求坍塌的双重压力

◆  在2019年上半年,尤其是二季度以后,需求不振与成本坍塌的情况将会再次出现。在2019年第二轮较大压力的四季度,则因潜在新增装置新料上市冲击市场。2019年PP潜在新增产能520万吨,产能增幅18.5%,PE新增产能325万吨,产能增幅17.7%。须知国内聚烯烃行业从未有过去产能情况,一直都处于缓慢增长状态,而挤压产能的一刀总有一天要挨。但最近几年新增产能投产节奏都比较慢,所以2019年供给端的冲击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如果2019年四季度供给端新增产能低于预期,则四季度或有明显反弹。但是如果2019年新增产能如期投产,对聚烯烃而言将是致命的。

◆  国内聚烯烃行业不仅在2019年面临产能扩张的压力,未来2-3年潜在新增产能的压力将会一直存在。在聚乙烯端国内产能还受到美国乙烷制聚乙烯装置规模化投产的压力。从长期而言聚烯烃市场都将经历2013-2015年其他工业品需要经历的去产能的格局

◆  投资建议:从单边价格的角度而言,逢高做空是较为稳妥的选择。PP和LLDPE都有可能双双挑战2017年低位。2019年买近抛远的正套行情仍将会在临近交割月时期会有不错的机会。 在PP-L的价差方面在下跌的过程中PP将会更弱,PP又会强于甲醇。



作者简介:

      张 驰材料学硕士。国泰君安期货化工研究总监。郑州商品交易所特聘讲师,2016、2017、2018年郑州商品交易所高级分析师,2015年大连商品交易所优秀研究员,2012、2013、2014年大商所“十大研发团队”成员,连续5年获评期货日报优秀工业品分析师。常年在各类知名媒体发表期货文章,多次接受国内主流财经媒体采访。在密切关注宏观经济的同时,深入产业链进行品种研究。独创结构性研究方法,精准把握市场脉搏。

      谢 龙:化工与经济管理专业复合学术背景,2010年进入到期货行业从事LLDPE行业研究工作已有八年,在这四年的工作时间内,对于期货品种的研究形成一套自己的模式,通过对于产业结构、周期与政策等基本面的研究,结合宏观消息面、市场资金面以及中长期技术走势对于价格的波动进行多维度的分析,为客户提供指导与建议,追求风险市场当中稳定的回报。2013年、2014年大连商品交易所“十大研发团队”主要成员。



目录

1. 2018年聚烯烃期现走势回顾

2. 房地产推动的商品牛市终结

2.1  2016-2018年上涨的理解

2.1.1 房地产成交扩张是核心推动因素

2.1.2 产业链价格扩张压缩节奏

2.2   2019年需求不太美好

2.2.1 房地产成交收缩带来的不利因素

2.2.2 聚烯烃需求终端产业扩张周期结束

3. 供应保持稳定增长

3.1  产能维持扩张周期

3.2 2019年检修产能PP减少,PE增加

3.3  再生塑料影响淡化

4. 关于合约价差的讨论

5. 结论市场操作策略



1.  2018年聚烯烃期现走势回顾

2018年聚烯烃走势仍延续了近几年来的宽幅震荡格局,LL与PP的走势仍保持了高度的相关性,方向上趋于一致,全年呈现倒N字型态,但受到各自供需格局、商品属性的差别,价格波动的幅度有所差异。从总体走势上看,从一季度之初开始,聚烯烃的价格见顶,整体出现一轮大幅下挫的行情,直到季度末出现企稳。二季度走势呈现底部震荡格局,三季度市场整体好转,价格出现两轮上涨行情。然而进入到四季度,聚烯烃价格出现急速下跌的行情。

第一阶段:受到春节长假因素的影响,石化进入到快速累库存的阶段,加上2018年新年较晚,导致下游的采购与开工时间较往年有所推迟,在需求恢复较慢的情况下,聚烯烃价格出现一轮较大幅度的调整行情,此外,上一年行情的炒作,使得LL的内外盘价差扩大,导致3月份后的到港货源大量增加,也为价格的走弱埋下伏笔。

第二阶段:4-6市场走势整体有所企稳。一方面,国内进入到检修的高峰期,供应的压力有所减轻,石化库存出现持续的回落,然而,进口供应的差别导致了LL与PP的波动出现差异,由于LL的全球性扩产,淡季行情中的大量到港货源部分弥补的国内检修所产生缺口,二季度走势仍维持低位横盘,而对于PP来说,海外增速较慢,国内PP的价格成为全球洼地,叠加需求积极性好转,二季度走势呈现探底回升。

第三阶段:宏观驱动,推动价格进入到上升行情。受到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人民币出现了持续性贬值,导致国内大宗商品进入到新一轮的炒作,加上原油大幅走高以及动力煤、甲醇的上涨都给了聚烯烃价格较强的支撑,加上由于贬值所造成的进口成本增加带来的量的减少,对聚烯烃价格的上涨形成较强的推动作用。此外,对于PP而言,由于装置转产因素的影响,使得市场的拉丝料供应偏紧,炒作的升温拉动价格创下年内新高。

第四阶段:预期逆转,价格快速回落。中美贸易争端进入到持续的谈判拉锯阶段,人民币汇率也从单边的走低进入到盘整行情,大宗商品上涨驱动消失,随之而来悲观的经济预期,国内经济数据的转弱,全球股市的走低、国际原油价格的逆转,使得国内大宗商品出现倒V型反转走势,聚烯烃价格受到波及,其中PP受到本身的需求弹性与金融属性,以及成本端影响,跌幅更深。



2.  房地产推动的商品牛市终结

商品的价格由成本和利润组成,一个产业本身的供需只能决定它的利润,成本则更多受到上游原材料、财务费用等成本因素决定。2016-2018年由于房地产市场的大幅扩张同时中国出口回暖,推动了全社会需求的扩张,本质是债务的扩张推动的需求扩张,利润在各个行业进行重新分配的格局。2016-2018年聚烯烃行业的格局处于需求扩张的同时成本也在扩张。但是这个格局在2018年正式终结。


2.1  对2016-2018年上涨的理解

2.1.1  房地产成交扩张是核心推动因素

房地产成交的扩张以及中国对外出口的回暖是聚烯烃最近三年价格上涨的核心因素。在中国房地产爆发的时期不仅需求在扩张,成本端的扩张更加猛烈。2005-2008年中国第一轮房地产牛市,原油价格从27美元/桶上涨至2008147美元/桶。2009年中国第二轮房地产牛市,原油价格从33美元/桶上涨至120美元/桶,2016年开始的第三轮房地产牛市,原油价格从26美元/桶上涨至76美元/桶。

表面看起来,聚烯烃市场的需求与房地产市场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从债务和商品需求的角度而言,房地产成交决定聚烯烃需求是没有问题的。全社会需求的扩张一定伴随着全社会债务的扩张。在中国的经济体系中,房地产是最大的债务扩张源头,随着房地产成交的好转,中国几乎所有的工业行业都会出现明显的需求扩张、价格上涨过程。

从历史情况看,房地产成交增速顶部在2007年10月、2009年11月、2013年2月,本轮全国性地产成交增速最高在2016年二季度出现,但是本轮房地产市场有较大的特殊性。在一线城市成交到顶以后,二线城市才开始爆发,最后才轮到三、四线城市,以至于三、四线城市成交最高峰在2017年二季度才达到,且在整个2017年下半年三四线城市都保持不错的成交增速,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2018年二季度。2018年二季度以后随着国内P2P理财大量破产,国内三、四线地产成交才真正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因此本轮房地产周期看,成交增速第一个顶部应该是在2017年二季度,第二个顶部应该是在2018年二季度。PP、PE的历次周期性顶部在2008年6月、2011年5月、2013年11月。房地产成交增速底部在2008年12月、2012年2月、2015年2月,PP价格的历史底部2008年12月、2012年1月、2015年12月。单纯从数据而言房地产成交领先PP价格似乎在1年左右。

在实际情况中,需要对房地产成交的这种领先指标和聚烯烃价格走势做一定的修正。房地产成交之所以成为中国大部分工业品的领先指标,是因为房地产是中国债务扩张的核心标的,而债务扩张又引发了商品需求的扩张。由于国情的特殊,历次房地产市场大爆发的过程中总会遇到政府政策的干预,虽然核心城市成交受阻,但是其他非核心城市成交的房地产成交仍然非常火爆,市场的债务扩张并未停止,因此价格的扩张之路也并未停止,这种情况不仅仅在本轮聚烯烃反弹格局中有体现,在2012-2013年的聚烯烃市场格局中同样有体现。

本轮房地产成交增速到顶是在2016年4月,但是大部分工业价格在2018年都创了近三年来的新高,聚烯烃在2018年的顶部在10月才出现。从这个角度而言,地产成交同比成为所谓单边价格的领先指标的意义就太有限了。

但是如果把房地产成交增速细化来看,情况就不一样了。2016年4月全国房地产成交增速到顶,2017年2月聚烯烃经历了近半年下滑。随着政府地产调整政策的展开,一、二线城市房地产成交开始下滑,全国房地产成交增速下滑是非常正常的情况,但是数据不能反映的三、四线地产成交暴涨。

20173月我们不太关注的三四线地产累计成交增速同比暴涨了35.2%,此后一直到7月都维持了30%左右的高速增长。三四线地产的爆发是此后国内商品市场能够维持稳定强势的关键因素,三四线地产成交增速在2017年三季度开始放缓,但是增速一直维持偏高位置,2018年二季度以后三四线地产成交开始暴跌。在2018年棚改货币化政策开始出现较大变化。棚改货币化是本轮房地产市场尤其是三、四线地产大规模扩张的关键,在2018年6月底棚改货币化放缓,此后国内房地产市场成交开始大幅回落,叠加上2018年资管新规对信用市场的约束,2018年7月后的房地产市场成交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挫。

2018年二季度末开始的国内房地产市场成交的全线下滑对未来三年来说都是一个标志性信号,这意味着未来2-3年左右的时间内,国内商品市场大趋势上面临的将是一个需求逐步萎缩的时代。



聚烯烃的下游需求非常广泛,涉及到各行各业。房地产市场成交扩张对中国100多个行业都会形成带动效应,正因如此聚烯烃的需求实际上在各个细分行业上都受到房地产市场的影响。一般而言,当全社会以房地产为核心标的进行债务扩张,随之而来的就是企业流动资金的开始扩张,带动整个市场再库存、带动贸易性需求扩张、存货周转速度变快,市场货源不足等等一系列在价格上涨中出现的情况。

增速-M2增速”表示全社会企业流动性好转的指标,该指标与聚烯烃价格之间也存在明显的关联性,基本上可以成为聚烯烃价格的领先指标。2016年8月该指标开始出现下滑,聚烯烃价格在2017年2月开始出现较大幅度的调整。在2018年这一指标仍然在持续下滑,且在2018年6月以后出现了加速下滑的格局,这将意味2019年国内企业补库需求和补库能力进一步萎缩。


2.1.2  产业链价格扩张压缩节奏

市场的价格上涨本质是债务扩张带动的需求扩张叠加成本上涨,利润作为上下游博弈的结果在产业链各个环节重新分配。每一次分配的极限都是产业链中某个环节的利润被挤压殆尽,而后市场开始出现短暂调整,在新的上涨浪潮下进行下一次分配。

在市场扩张时期,上游弹性往往大于下游弹性,导致原油、甲醇、丙烯等聚烯烃上游产品在市场上涨时期,往往强于聚烯烃。但是当市场陷入中期收缩格局的时候,上游原材料往往又会弱于聚烯烃。

在过去3年中,MTO装置可谓是最难受的。从2016年底到2018年大部分时间MTO装置都处于亏损区间。在这个过程中,整个聚烯烃产业链价格长度是在扩张的。2016年华东地区甲醇港口报价由6月中旬1860元/吨上涨至最高到3500元/吨,PP华东拉丝报价由7000元/吨上涨至2018年10月初11000元/吨,但是外采甲醇制PP的利润是被不断压缩的。这种情况很显然是难以持续的,后面必然会走向产业链价格长度的压缩格局,出现这个情况的信号就是华东地区MTO装置被迫降低负荷或者检修。2018年10月以后随着部分外采甲醇制烯烃装置的停产以及原油价格的大幅下挫,MTO装置利润开始修复。

从过往经验来看,大趋势上如果处于大宗商品的强势扩张时期,上游原材料的价格扩张能力一般都是大于下游的。本轮商品市场的三年上涨格局中,WTI原油从26美元/桶上涨至76美元/桶,上涨幅度高达192%,甲醇三年上涨幅度则达到119%,丙烯三年涨幅175%,但是PP和PE上涨幅度则远远落后上述原料,PP拉丝三年累计涨幅不过70.5%,线性PE三年累计涨幅不过17.6%。

2018年前三个季度,甲醇强于聚烯烃并不是个案,2018年前三个季度,丙烯作为PP原料之一,其强势程度也远远超过PP。2018年前三个季度,丙烯价格从4月初7300元/吨的低位一路上涨至10月10150元/吨的高位,上涨幅度高达39%,在此期间PP上涨幅度不过29%。丙烯在前三个季度较为强势,因为原油价格的持续走强,导致地炼开工率下降,从而导致丙烯产出下降,丙烯价格被动走高。在这种情况下,PP粉料在成本因素下被动走高。

2019年大趋势上将延续2018年四季度市场格局。如果2018年四季度开始的工业品下跌是未来2-3年工业品下跌趋势的开始,那么过去几年我们在市场中看到的原材料强于下游产品的格局将会逆转。原油、甲醇、丙烯等原材料将会弱于PP、PE等下游化工品。最终产业链价格长度变成了压缩格局。



原油价格上涨导致地炼开工率下滑是典型的上游价格大幅扩张挤压下游利润,并导致下游开工率下滑带来的石化产业链价格长度扩张的情况。随着原油价格的持续强势,迫使丙烯、甲醇等厂家继续向其下游继续传导其成本压力,在成本节节传导的过程中,总会有一些环节无力转移其成本。最终因为下游无力承担其成本导致开工率下降,进而导致上游需求短期下滑,从而出现下游短暂向上游需求利润的情况



在2018年10月初化工产业链价格长度几乎达到最大值:WTI原油价格达到76美元/桶,甲醇华东港口价达到3500元/吨,PP粒料华东市场价达到11000元/吨、BOPP华东12700元/吨。在这个国内化工产业链价格长度达到极大值的时期,下游外采甲醇制PP的MTO装置在9月中亏损1100元/吨,外采丙烯制PP粉的地炼装置,PP粉在8月中旬每吨亏损近400元/吨。BOPP在8月亏损300-400元/吨。

综上所述,在市场走势向好的过程中,实际是一个产业链价格不断扩张的过程,上游成本端扩张能力强于下游,垄断集中度较高的产业链环节扩张能力强于较为分散的产业环节。扩张的过程中成本压力不断向下游传导,利润不断向上游转移。在市场开始疲软下跌的过程中,则是产业链价格收缩的过程,上游主动向下游让利,价格下跌幅度往往超过下游,产业链价格长度处于收缩状态。需要指出的是下游迈入亏损区间并不意味着产业链价格的扩张立刻结束,而是增速开始放缓,聚烯烃下游应用十分广泛,我们上述的BOPP、手用缠绕膜等产品仅仅是我们观测市场的一个方面。


2.2 2019年需求不太美好

2019年需求收缩从宏观角度看是房地产趋冷带来的债务扩张结束,相应导致聚烯烃的需求会出现收缩。从产业层面而言,由于中国制造业总体产能扩张基本结束,聚烯烃产业的需求实际上已经达到高峰,未来需求将会是逐步收缩的过程。

2.2.1  房地产成交收缩带来的不利因素

市场需求的扩张源自债务的扩张,房地产是中国债务扩张的核心标的。2018年支撑整个中国商品市场需求的三、四线地产成交已经随着棚改货币化的收缩、资管新规带来的信用收缩等等因素达到顶峰,20186月以后的房地产市场坠落带来的商品市场成本坍塌和需求坍塌已经在2018年四季度有过演绎,这一情况仍将在2019年继续发酵。

2018年房地产市场细分来看,出现了较大的差异,在2018年初一线地产成交达到了短期底部,基本摆脱了2017年大幅下挫的阴影,处于同比基本持平的情况,从环比的情况看,上半年部分一线城市甚至有不错的表现,此时的三、四城市成交处于最后的冲顶阶段,所以上半年房地产市场以及工业品市场都能保持强势。

但是2018年6月后,昙花一现的一线地产市场转入萎靡,三四线地产随着棚改货币化的放缓,整个国内市场地产市场在2018年7月以后都开始出现持续下滑。这种情况在10月以后终于传导到国内工业品市场。2018年10月后国内工业品市场出现了一轮普跌行情。

2019年的市场来看,占据国内房地产市场主流的二、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将经历成交大幅下挫带来的痛苦,如同一线城市在2017-2018年经历的成交下滑带来的阵痛一样。在这种因素的带动下,2019年国内工业品市场大趋势上经历成本坍塌叠加需求坍塌的概率较大。



2.2.2 聚烯烃需求终端产业扩张周期结束

中国工业产品产能扩张临近尾声,供给侧改革成为近两年最热门的话题聚烯烃是一种广谱性需求产品,如果中国工业产能扩张临近尾声,那么是否意味着聚烯烃的需求增速扩张也临近尾声,未来我们将面对的将不是一个稳定增长的聚烯烃市场,而是一个增速明显放缓,甚至需求同比下滑的格局。在传统需求逐步萎缩的过程中,一些新兴的行业正在快速成长,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传统需求下滑带来的困境。

塑编出口同比已经处于下滑格局。塑料制品累计产量已经负增长,电冰箱、洗衣机累计产量几乎没有增长,汽车销量负增长且创近二十年来新低。从这个角度看,聚烯烃的下游需求基本上已经是触顶,且正在持续下滑。在具体下游消费中PP拉丝核心关注点放在编织袋和BOPP等膜上,共聚PP核心关注点则放在家电产量上。编织袋是PP下游最大的需求产品。2018年塑编市场延续了2017年的出口量走弱的情况,不过由于价格的上涨,2018年塑编出口金额还能获得同比正增长。2016年塑编市场大爆发,尤其是塑编出口较为亮眼。2016年上半年塑编出口甚至出现了50%以上的同比增速。但是2017年塑编市场已经是近年来较差的一年,2018年则演绎了“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塑编出口全年大部分时间同比负增长,出口全年增速为负值。截至2018年10月国内塑编袋出口累计出口增速为-2%,累计出口金额同比增速为0.2%。国内方面,开工率基本处于近4年来的同期最低位,且全年来看塑编开工率全年无明显增长,开工高峰也较2017年和2016年也有明显下滑。塑编市场出现这种格局其实并不意外,供给侧改革对塑编市场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由于环保因素,中小型加工厂大量被迫停工,或者开开停停,只有大型企业开工率能够有订单保证开工率。同时在塑编下游需求方面,水泥产量全年大部分时间持续负增长,为塑编开工率做了很好的注脚。虽然在下半年水泥产量同比有了微弱的增长,但是增涨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化肥行业也是塑编产业的重要需求端。化肥行业在2017产量持续下滑的基础上,2018年大部分时间同比仍然是负增长,平均增速为-5%。截至2018年,3-8月国内农用氮磷钾化肥产量同比增速下滑基本在5-7%之间,直到10月才出现1.9%的正增长。由此可见PP的一些传统下游的需求萎缩并不是个案。近两年来,供给侧改革、环保新政等因素对一些传统需求的行业的冲击是比较大的,而且这种格局还会延续。因此PP传统需求行业产能扩张可能已经到达顶峰,未来这些行业对PP的需求可能会逐步下滑。



国内BOPP行业总产能大致在600万吨左右,但是这个行业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又充满矛盾的市场。一方面总产能很大,但开工率很低,每年产能大致在380吨左右,全行业有接近40%的产能处于闲置状态。但是即便如此,部分BOPP企业的产能仍然处于扩张状态。因此从大的方向看,未来BOPP行业利润也是逐步压缩的过程。2018年BOPP行业开工率在2017年的基础上继续下滑,全行业平均开工率已经无法达到60%,2018年BOPP行业平均开工率仅56%,较2017年下滑4个百分点


在PE下游方面,主要是农膜的需求呈现出比较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包装膜则很少有季节性因素。棚膜传统上6-7月为储备期,9月到春节是需求旺季。春节后棚膜生产逐步转淡,传统上棚膜的生产时间比较长。地膜一般在11月到春节前是储备期,春节后至3月是旺季,清明后行情逐步转淡,一直到5月都是传统农膜淡季。不过最近几年的情况有比较明显的转变,一方面环保因素导致下游中小厂家被迫退出市场,订单大量向大型厂家转移,因此大型厂家开工率相对较好,而中小型厂家开工明显不足;另一方面近年来中小型厂家利润率下滑以后,市场备货时间较往年有明显推迟,导致整个市场订单集中但开工时间却不够长。这是最近两年开工率同比往年明显下滑重要因素。



聚烯烃传统需求方向增速在逐步回落,但也有新的需求市场在扩张。与PE而言,传统需求主要是农膜和包装膜。农膜目前仍然能够维持增长格局,尤其是今年农膜制品加厚的情况下。但是站在中国工业产能扩张增速到顶的角度看,具有广谱需求属性的聚烯烃在包装方向上的需求增速将继续下滑,很多产业产量基本没有增速。所以传统上认为的聚烯烃需求稳定增加的观念或许需要做一定的修正。我们选取了三个产业方面的情况来观测传统包装需求的改变:方便面、软饮料、包装机械。方便面、软饮料等行业传统上也是包装需求大户之一,方便面行业与软饮料行业产量增速最近这些年一直处于产量增速下滑的态势,2018方便面行业产量大幅下滑,同比下滑幅度已经超过20%。在包装机械方面,年产量增速也处于增速下滑,2018年包装机械产量累计同比已经处于下滑状态,且下滑速度目前尚未看到明显止步情况,2018年包装机械产量同比平均下滑6.8%左右。包装需求是PE行业重要需求来源,包装机械行业产量持续收缩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出了目前包装行业的衰退,由此我们可以做出推论:PE的包装需求可能没有我们实际看到的那么光鲜,相反可能处于持续收缩状态。不过一些新兴的行业比如快递等行业却在飞速发展,即使当前快递业增速也在下滑,但是其实际增速仍然处于非常高的位置,总之有的需求端在没落、有的需求端在兴起。



3.  供应保持稳定增长

目前聚烯烃仍然处于产能扩张周期,这种现象不仅仅体现在国内,同时也是全球范围的扩张,这种状况可能要延续到2020年。在供应持续增长的背景下,聚烯烃的走势难有大的作为。


3.1  产能维持扩张周期

2018年国内新增PE、PP装置分别3套、5套,新增产能140万吨、175万吨,对于2017年底的投产计划来看,计划投产的6套、12套的PE与PP项目仅仅完成一半左右。且投产的项目多数集中在下半年,对于国内供应的增量相对有限。全球范围上,2018年按照计划多数完成投产,大量新增产能的投放,尤其是PE装置增幅较大,价格走低,是进口量增加的重要因素。


预计2019年国内聚乙烯新增产能325万吨,预计至2019年年产能达到2164万吨,产能增幅17.7%。预计国内聚丙烯新增产能将增加520万吨,产能达到3337万吨,产能增幅18.5%。从投产的时间节点来看,由此可带来的PE、PP新增产量分别可以达到112万吨、167万吨。




2019年全球范围内仍延续扩张趋势,预计全球新增产能837万吨(含中国325)达到12550万吨,产能增幅7.1%。国外新增产能为全球带来207万吨的聚乙烯增量。全球新增聚丙烯产能843万吨(含中国520万吨)达到9513万吨,产能增幅达到9.7%。国外这部分新增产能投产将为全球带来162万吨产量。



从聚烯烃供应的情况来看,整体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长。其中PE的主要增长来自于进口端,主要由于去年下半年印度信诚、美国陶氏、英力士沙索、泰国PTT以及今年四月份美国雪菲、埃克森等大量国外新产能的集中投产,使得外部供应大幅增加,进口利润好转,进口量大幅增长。PP方面,供应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国内,去年福建中江、中天二系列、宁夏煤制油、云天化、青海盐湖等新增产能的滞后释放以及今年四月份中海壳二期、延能化等共计231万吨新产能投产所释放的生产量。



从2019年的形势来看,聚烯烃行业处于新产能投放的高速增长期,预计国内新增PE与PP的产能分别325万吨、520万吨,全球范围(不包括中国)新增PE与PP产能512万吨、323万吨。考虑2019年新增产能投放的节点与2018年新增产能滞后释放,预计2019年国内PE与PP新增产量分别190万吨、292万吨。进口方面,预计PE与PP新增进口82万吨、50万吨。总体看来,2019年聚烯烃的供应仍维持较高幅度的增长,PP的供应压力相对更大。不过考虑到国内新装置投产的实际时间经常延迟,加上中美贸易争端对于美国新装置投产时间以及外采甲醇价格对于行业利润的影响,实际增长或低于理论值。


3.2  2019年检修产能PP减少,PE增加

根据专业资讯机构的统计,2018年PP装置停车检修损失量在303万吨,同比增加13万吨,增幅为4%。主要原因为是二、三季度检修装置较多,除按计划检修的装置外,多家装置因故障临时停车。另外,外采甲醇制PP利润水平保持负利局面,企业整体开工率较低,造成今年PP装置停车检修损失量高于去年。涉及PE装置检修损失量预计在166.04万吨,比2017年增加44.83万吨,同比增长37%,这主要因为2018年石化PE装置大修数量增多。从行业检修的周期性来看,2017-2018年是检修大年,2019年聚烯烃的装置检修量PP减少,PE增加,主要集中在2-3季度。

目前看2019年预期的大修产能较2018年有一定程度的减少。2018年PP大修产能总计581万吨,占国内总产能比例32%。2019年PP大修产能仅475万吨,2019年PP大修产能减少106万吨。2019年PE大修产能较2018年基本相当。2018年PE大修产能490万吨,占国内总产能比例27%,2019年国内PE检修产能559万吨



3.3  再生塑料影响淡化

受到国家环保政策、限塑令等因素的影响,再生塑料行业面临巨大考验。继2017年国务院下达文件到2018年禁止生活来源废塑料进口以来,2018年4月国务院再度下达文件,全年禁止工业来源废塑料进口,2018年废旧塑料的供应量进一步大幅度下滑。截止目前,2018年占废塑料比重最大的再生PE的进口量仅9万吨左右,较2017年下滑幅度超过95%。国内生产方面,自5月底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各地区,局部地区再生厂家出现大面积停产、限产现象,少数地区再生厂家因整顿长期处于关停状态。


2019来看,随着国内再生料行业的萎缩以及进口再生料供应量的基本归零,再生塑料对于新料的影响将淡化,尽管行业人士认为随着中国塑料企业外迁以及国外再生塑料体现的逐渐建立,国外废塑料将以粒料形式进口中国市场的条件正在完备,但从目前的进展来看,国外建厂形式并不理想,如东南亚政策的调整以及国家对于进口再生颗粒的政策并不明朗,短时间内废塑料的供应对于新料市场的影响基本可以忽略。


4. 关于合约价差的讨论

2019年聚烯烃合约价差方面仍将是近月强远月弱的格局,但是近月减远月的价差幅度可能会低于市场的普遍预期。当然如果市场基于远期看空的格局,持续给出较大的基差,则正套行情的空间会超过近两年的高位。过去几年来,PP近月减远月价差高位普遍都在700元/吨左右,PE合约正套价差最高可以达到600元/吨左右,2019年虽然聚烯烃的正套在近月补贴水时期仍然会有不错的扩张空间,能否突破2016-2018年正套价差高位非常值得怀疑。做出这一判断的依据是2019年聚烯烃市场缺货情况可能比往年要好很多,如果不缺货,上游库存没有出现持续下降,近月减远月价差要想走出较大的空间有难度。由于2019年我们在需求端面临下滑,而供给端无论是检修情况还是新增产能都较往年为甚,这样总体供需格局上供过于求的格局下,库存整体水平偏高的概率较大。

上述论断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主要是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基差的情况,另一方面是特定时期的结构性缺货的可能。从基差角度而言,如果未来市场基于远期市场需求不好的情况给出较大的基差,那么这是有利于正套价差扩大的。2016年至今的基础情况来看,由于市场持续看涨,导致基差一直较小,甚至经常会出现基差为负的情况,这种下我们看到最近两年的正套行情其实一直都不太大。因为2016年至今大部分情况下的基差高位也就是600-700元/吨,900-1000元/吨的基差存在的时间非常短。但是如果2019年整个市场的悲观预期进一步强化,而现货市场又没能迅速跟上期货下跌节奏的话,也有可能出现聚烯烃基差长期维持高位的可能,那么正套价差突破近两年的高位在某些结构性缺货的条件下是可以走出较大的行情的。

正套价差扩大的空间主要受阻于2019年可能的市场持续库存压力。由于2019年是检修小年,而最近几年积累的潜在产能有可能会在未来1-2年内投放市场,所以我们面对的现货市场可能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供给较为宽松的情况,在供应较为过剩的时期要出现一个近月持续补贴水的情况,从而带动近远月价差扩大似乎难度较大。

当然需要强调,2019年远月贴水格局,正套价差持续扩大是我们基本观点。2019年如果做正套的话一般也会有结构性缺货行情来配合。所谓结构性缺货行情是在全年整体供应较为宽松的背景下,会在一些特殊时期形成货源短暂紧张的情况。因为在市场整体看空的背景下,整个中下游是倾向于持续去库存的,甚至出现大量超卖的情况,也就是下游负库存较为严重的情况。这种情况下,一旦市场企稳或者反弹,将会出现强烈的集中补库情况。类似的情况在2018年11月底出现过一次。由于市场普遍看空,下游严重超卖,在原油价格可能企稳的情况下,聚烯烃下游集中补库,造成石化库存在短短一周之内下跌30%,这样的库存下降幅度在聚烯烃市场还是非常罕见的。

总结:2019年正套行情还会有,至于正套行情的价差空间主要取决于基差幅度和库存情况。如果基差幅度较大,而市场短期库存持续下降的话,那么正套价差扩张空间较大,而如果基差空间价差并不大,而库存压力又一直较大,那么这种情况下的正套行情会比较小。



5. 结论市场操作策略

2019年聚烯烃市场压力较大,尤其是在二季度和三季度,在一季度以及四季度则倾向区间震荡行情。原因在于过去两年需求扩张的核心因素是房地产市场的再次兴起,而2019年这一因素将会消失。在供给端,新增产能预备投产期又刚好是需求下滑时期。2019年合约价差仍将维持贴水格局,且正套价差扩张仍然会有很多机会,我们大概率又会回到2016年以前市场持续下滑、到交割月补贴水的格局。

从单边价格的角度而言,逢高空是较为稳妥的选择。PP和LLDPE都有可能双双挑战2017年的低位。下跌中甲醇弱于PP,PP将弱于L,所以2019年的套利可以是买L空PP,或者买PP空甲醇。


免责声明:本报告的信息来源于已公开的资料,本公司对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或可靠性不作任何保证。本报告所载的资料、意见及推测仅反映本公司于发布本报告当日的判断,本报告所指的期货标的的价格可升可跌,过往表现不应作为日后的表现依据。在不同时期,本公司可发出与本报告所载资料、意见及推测不一致的报告。本公司不保证本报告所含信息保持在最新状态。同时,本公司对本报告所含信息可在不发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修改,投资者应当自行关注相应的更新或修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