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e租宝”宣判 有人认为分公司负责人判刑较轻该怎么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21 14:28: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最近,合肥电子租金宝箱被判刑,合肥分公司负责非法吸收公共存款,涉及3000万,判处2年9个月。合肥分公司是由上海玉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合肥设立的分公司,该公司是易玄宝的线下业务推广公司之一。上海玉神金融有限公司负责全国范围内的玄宝线下运营、管理和推广服务,在全国范围内设立了100多家分支机构。

  
在8.24的网上贷款暂行办法出台之前,许多P2P公司都是按照电子租赁的业务定位模式,通过设立营业部、营业部或集团公司的附属公司来拓展业务,并通过在线设立营业部、营业部或集团公司来吸引客户。销售和融资产品(匹配和贷款)。市场上也有大量的投资/资产管理公司,在全国设有广泛的分支机构,代表投资咨询、金融咨询和财富管理向投资者介绍金融产品,如股权投资、基础建设项目投资等。事实上,大多数这些离线业务分支和资产管理分支都充当了定位和销售渠道。
  
  合肥市e租宝案件宣判结果出来后,在网上引起了讨论,一些人认为对该分公司负责人的判刑较轻,因为其涉案金额巨大,给投资者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形成了巨大的社会危害性;且通常情况下分公司负责人对分公司的经营活动具有决策权,相比于其他业务员或普通员工,对项目信息、资金投向及总公司的经营情况了解程度较高,故所起的作用和主观恶性较大。(由于“e租宝”合肥案件的判决书尚未公布,本文不对此案件发表观点,仅就实践中的相关案件情况进行讨论。)但在我们遇到的案件中,一些业务分公司负责人认为自己对总公司经营活动的真实情况并不知情,仅是听从总公司相关负责人的安排从事分内工作;客户的投资款直接打入总公司的账户,自己对资金投向没有支配权,所起到的作用较小;同时自己和亲友也投入了资金,因此认为自己也是受害人,不应当承担法律责任。那么分公司负责人是否会因为自己不知情、也是“受害人”而影响刑事责任的承担呢?分公司负责人的获刑依据主要是什么?
  
  一、分公司负责人“不知情”、是“受害人”,是否影响刑事责任的承担?
  
  此观点并不能成为挡箭牌,理由如下:
  
  (1)根据我国现行法律,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没有“受害人”这一定义。自己投入资金是作为非法集资的参与人,可以表明自己对非法集资活动的违法性没有认知,但并不能据此不承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刑事责任,只是自己投资的金额不做为犯罪金额处理;
  
  (2)主观上不明知总公司主要负责人的集资诈骗情况,可以作为无非法占有资金目的的依据,将对罪名的认定产生影响。司法实践中,有的分公司负责人在不明知总公司负责人员从事集资诈骗的情况下,被纠集参与非法集资活动,其行为通常作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嫌疑人处理。
  
(三)分公司负责人无权支付资金,其效力小,可视为个别量刑情节。
  
案件:李红、郑某某非法吸收公共存款[(2016)川0184处罚第186号]
  
  基本案情:被告人李某先后通过其设立的四川泽鑫投资有限公司及崇州分公司,以借款投资其承接的中央空调设备供应、安装等工程为名,通过报刊宣传、举行推介会等方式在成都、崇州两地向公众高息揽存,在成都非法吸收共计335余万元,在崇州非法吸收602万余元。被告人郑某某接受被告人李某的雇佣,担任崇州分公司业务经理(实际为管理人),崇州分公司主要经营“泽鑫宝”线上P2P网贷和线下融资业务,在线上主要是通过 “泽鑫宝-亿昂深蓝”项目进行融资。郑某某参与非法吸收存款598余万元。吸收的资金部分用于公司经营。
郑作为分公司的经理,主要负责根据佣金的表现向投资者解释投资知识,签订合同,招聘分公司工作人员等。他投资了430000的钱,并把钱存入总公司负责人的个人帐户。郑对基金没有控制权,但这并不影响郑参与集资活动性质的确定。作为分支机构的负责人,它主导了分支机构的筹资活动,并因其筹资活动而获利,客观上对促进非法集资活动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是非法集资活动的组成部分。最后,法院认定郑被雇佣参与崇州分行的非法集资活动,构成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由于共犯的存在,加上自首的情况,对其适用缓刑。
  
  二、司法裁判中分公司负责人的获刑依据主要是什么?
  
由于实践中的情况较为复杂,主管部门负责人是否要承担非法集资的刑事责任,以及如何量刑,是由法院根据案件的犯罪情节、社会危害性和量刑情节来决定的。
  
(一)其具体工作及其在整个非法集资活动中的作用,如其作为非法集资活动的发起者或帮助者,其行为是否直接或间接导致投资者资金损失和国家财政管理秩序混乱;(一)是否对促进整个非法集资活动发挥了积极作用,其行为是否直接或间接导致投资者资金损失和国家财政管理秩序混乱;
  
  (2)涉案金额及相关情节是否达到立案标准,及相应的量刑标准;
  
  (3)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资金的目的,这主要是针对集资诈骗罪;
  
(四)是否有自首、供认、立功、积极退款和其他悔改等量刑情节。
  
  对于个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数额达到100万元以上,属于数额巨大,法定刑为3-10年有期徒刑。但法院并不仅仅根据涉案金额判案,若对个案做出了轻判,则该犯罪分子可能存在起到的作用较小,或主观危害性不大,或有其他从轻、减轻的量刑情节等因素。
  
摘要:本质属性为信息中介的机构,一旦背离了这种属性,涉及直接或间接接受、归集资金;直接或变相承诺保本保息等行为时,则容易涉嫌非法集资类犯罪。17年,监管部门对P2P领域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强,尤其注重对非法集资的防范和打击,目前银监会正在制定《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近几年P2P领域关注度极高的非法集资案件有望于17年陆续审判结束,从业人员须引以为戒。不明知业务活动的违法性不能成为挡箭牌,从事相关业务的人员都须好好学习金融法律常识,远离非法集资的法律风险。(谭鸿李灿 | 护金符律师团队)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