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金鹿财行涉嫌自保自融 快鹿集团的资本大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30 14:30: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个月来,郭鲁集团一直卷入了“叶满3”的票房假新闻,其脚满是泥。

昨日,金鲁金融银行(KubailuGroup)拥有的一个金融平台被300多名投资者所包围,因为它停止支付并要求了一份声明。

也有消息说,金鹿金融银行已经拘留了记者,所有这些都是由于技术落后而引起的恐慌。

  勿同财经顺着金鹿财行的线索,起底快鹿集团庞大金融集团的深度内幕——如果这是一场涉嫌自融自保的大戏,有预谋地开场,有目的地推进,那么,最终又将如何收场?

  1,快鹿的陨落?

  前日,金鹿集团被投资人围堵,要求立即兑付,现场的录音也被曝光,剑拔弩张。

  “资金缺口是有,但不清楚有多少,资金链紧张是因为负面新闻”,一名金鹿财行的工作人员在现场说,公司正在从香港调资金,目前有1.5亿资金面临兑付。

  这恐怕是快鹿集团从2003年成立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

  一个细节是,投资人挤兑新闻爆出后,昨日,快鹿集团控股的十方控股、明华科技股价持续下跌。

  另一个细节是,快鹿集团的官方网站也已无法打开,显示网站系统在升级。

  一切信号都是红色的,带着预警的味道。

媒体不仅问:“快鹿会持续多久?”

  2,施建祥的金融帝国

  如果快鹿集团旗下所有P2P平台面临挤兑,资金链断裂,快鹿恐怕撑不过去。

  此时最为惊慌的,应该是站在快鹿集团塔尖的,施建祥。

2003年,关鲁集团成立,创办人史建祥左右,长袖舞,创造了庞大的金融帝国。

  据媒体整理的一张“快鹿图谱”,能大概看出一些端倪。

这个不相交,一个巨大图集的分支,可以看到石建祥正在玩一个大的金融棋局,试图利用电影、娱乐、撬开金融。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最开始,施建祥在镇江边上建立了公司,最后房地产生意出现问题,他尝试在小贷公司贷款,但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

  2014年,P2P的兴起,给了他一个新的商机,快鹿集团成立十多家P2P公司。此后,他的资金问题就迎刃而解。

最后,他打入了电影市场,并试图将金融与电影结合起来。

  此时的施建祥,也开始了“高端”的品牌包装,试图融进娱乐圈和上层社会。后来的新闻报道中,大都看见施建祥和明星在一起的合影。

他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自己和奥巴马的照片,声称参加了白宫一年一度的圣诞招待会,但最终还是被网友选中了。他刚刚参加了白宫开放日(任何人只要有干净的背景,任何人都可以和奥巴马合影)。

  3,涉嫌自担保

在媒体的层层挖掘下,石建祥的首都神秘感逐渐显现出来。

“金鹿金融银行,整体是庞氏方案的完整设计”,曾在金鹿金融业务工作过的人被告知与金融无关,金鹿金融事务是很多问题,里面是内部。

  快鹿集团和金鹿财行到底是什么关系?

  尽管快鹿集团在公开声明中,屡次提出和金鹿财行只是战略合作关系,但通过企业公开信息的查询,却发现两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金鹿财行公开信息显示,最早的发起公司为: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通过企业信息查询发现,该公司的实际控制者正是快鹿集团。

  事实上,快鹿集团旗下的理财平台,远不止金鹿财行一家,当天金融、当天财富、趣豆理财、菜苗金融、火柴快鹿基金等18家平台,其实都在快鹿集团麾下。

  “金鹿财经的标的,基本上就是自行担保”,爆料人称。

  从金鹿财行的官方APP上,勿同财经发现所有的标的都由一家公司担保: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

  通过企业信息查询,就可以发现,该公司的实际控制者,正是快鹿集团。

  “说白了,快鹿集团成立了一家理财平台,再成立一家担保公司自己进行担保,涉嫌自保。这样的标的,无法保障投资人资金安全”,爆料人称。

  4,涉嫌自融

  “其实,快鹿集团下面,最大的3家P2P平台,是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东虹桥小贷,”据爆料人称, “金鹿财行上的标的,大多以小贷债务转让为主,小贷债务均为东虹桥小贷提供”。

经查询,东虹桥小额贷款注册资本只有5亿。根据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应确保准备金率必须保持在100%以下,以充分弥补风险。

  截至15年4月底,金鹿财行公布的综合理财数据,累计交易额已达55.5亿。

  “目前,金鹿财行每个月的资金流水已达10亿。所以,东虹桥小贷完全无法覆盖风险”,爆料人说。

  如果标的来自东虹桥小贷的话,快鹿集团涉嫌自融。

  勿同财经从另外一份文件中得到了佐证。

  爆料人提供的文件中显示,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在合作中,除了投资者和理财公司外,都会加入一个“丙方”公司。

  金鹿财行的丙方是“上海毓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加设第三方公司,是要倾注资金,避免直接从东洪桥小额贷款到金鹿金融,这是非法集资,”消息人士说,相当于上海裕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从东方鸿购买债权,然后出售给金鹿金融银行的投资者。

“这是一个典型的左手右手,钻探漏洞以逃避监督,”该人说。

  不管是施建祥本人,还是快鹿集团的资本运作脉络,都已渐渐明晰。这场舆论轰炸,只是危机?还是终结?

  投资人最关心的是,谁来为这场大戏埋单?

我要推荐
转发到